莫布谷不谷。

极端甜文爱好者,忠实虐文写作者。
受控。all受向。注意避雷。

熬到现在把又一个马康结尾写完。
我可真是个人才,我已经看到了自己又要被屏蔽的未来。

【马康】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底特律:成为人类》角色马库斯x康纳同人。

he。一发完。时间线革命成功之后,和平觉醒线。
雷区预警。
格式人称奇怪。文笔幼稚浮躁。文风诡异抽象。人物私设ooc。剧情跳跃理不清。

复健短篇,无脑甜一下。送给@不是银桑是卷子 

一直说我有敏感词,只好做成图片。手机用户极端崩溃。想要评论。
以上。

满脑子黄色废料。
想开车,想日人鱼。想……
还没决定写哪对。
我甚至开始想日越狱兔里的基里连科。
日兔子犯不犯法。

疯狂暗示。

黎明杀机夹哥个人向。

Trapper有过名字。

他在等待又一场循环往复狩猎的间隙,只是放慢速度擦拭着开山刀上沾满的已经干涸变黑的曾属于人类的鲜血。其实和几乎要渗入锋利刀刃的血渍斗争并不容易,可一个合格的善于放置陷阱的捕手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比起其他屠夫对鲜血的追逐,trapper更像一个隐藏在阴影里的猎人。他只是默不作声地留给猎物们一些活动的空间,期待那一声巨型捕兽夹的锯齿与人类骨骼紧密接触时令人牙酸的咯嗒声。伴随着猎物哀嚎响起的,还有希望破灭时像颤巍巍的泡泡爆裂开的那一点微弱而巨大的声响。
啪。
你就只能天真的期盼猎人不在附近或者更直接现实一点,祈祷屠夫把你挂上钩子的时候动作能温柔一点。起码不会那么痛。

他享受并盼望这个,就像腿脚不灵便拉个电锯却跑的比谁都快的寒风农场主人喜欢听玉米拔节一样。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丰收的声音。

耐心果然是最得力的,开山刀已经擦干净了;他放下刀,坐在篝火蔓延出的光与无边黑暗那一条交界处。在这里阴影的界限被无限延长,火光贪婪的舔舐着他的靴子,又被阴影无情的驱赶回属于生灵的地盘。
他半张曲棍球面具隐在阴影下,嘴角的尖利锯齿扯出令人胆寒的微笑弧线;他向来不喜欢笑,无论是作为那个富家少爷还是如今满身污血的屠夫。笑于任何阶段的他而言都是一种浪费感情而无意义的举动,然而trapper却偏爱面具嘴角咧开的那一丝弧度。也不知道在嘲讽谁。
或许是嘲讽那些用不知疲倦用生命来偷电的人类,又或是他自己。
不过就算都是棋子,追捕者的角色也比猎物要好过的多。这算是目前唯一的安慰。

trapper不知道是否别的屠夫也会乱七八糟天马行空地想这么多,屠夫比起叽叽喳喳抱团的人类更像是独行的孤狼。大家的交流点到为止绝不多说(也可能是因为已经忘了怎么说话)他曾经很认真的观察过每位屠夫;寒风农场的主人性子最和缓,就是对玉米有着不太正常的狂热;幽灵沉默寡言,其实会给一窝新孵出来的乌鸦每一只都取个名字(所以他到底是怎么区分整整一窝黑漆漆的?);兔子的斧头应该算是人类的噩梦,自从夏天他见识过那斧头准确无误地甩过去把蚊虫钉死在墙上的惊人准度之后他不再怀疑这点;护士长大概是揍人最狠的一个,trapper始终对这个走路用飘的女杀手保有敬畏之心。不过她煮的汤真是一级赞……等等。
他对杀人鬼的审视尤其的仔细;一个好的猎手总能嗅到同类的气息,不是说别的屠夫不够格,只是杀人鬼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他俩相似之处太多了,最大的共同点莫过于此二人都对自己的血亲表现出了惊人的,不正常的狂热。不过鉴于他已经砍死了自己的爹,而杀人鬼依旧还在执着的追捕自己的妹妹。他异常固执的认为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是要比带着面具的小白脸强上一些的。

他盯着跃动的火舌;人类向往这个,他们总是聚成一堆待在篝火旁,就好像这样便能脱离恶灵的掌控。这实在可笑,他并不认为那一点温度能给人类带来多少实际效应。不过篝火旁的人类脸上总会浮现出一种放松的,像是某种油脂暖烘烘地融化的满足神态。就好像还存在什么见鬼的希望似的,他无法理解。却在内心深处某处曾经拥有过作为人类记忆的地方存在一点不该有的向往,不是向往火光或者舒适。而是向往那种无论经历了多痛苦或恐惧的事情坐在篝火旁就总还对未来有着期盼的,令人惊奇的勇气。
那东西无论是他作为人类亦或现在的屠夫,都不曾存在过的。

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正是因为那一点永不灭的希望吧。他做不到,所以他成了捕食者;他曾经把期盼放在那个与他流着同一血脉的男人身上。
后来他亲手杀死了他,埋葬了自己的信仰。

冷血,残酷,清醒,对未来不抱有虚假的期待。这就是恶灵需要的完美杀手,他做的很好。只是还缺了一点东西,所以他永远不会是那个模板。
他拎起了开山刀;丧钟长鸣,trapper听到了恶灵的召唤。他还剩下最后的一点时间来思考屠夫生涯:天啊我怎么想了这么多。如果我爹没一拍神奇的脑瓜决定让我把我自己和那几百个工人一起炸上西天,如果我没有被恶灵拎来当屠夫,那么一定会是个流芳百世的哲学家。
他最后看了一眼篝火旁的人类,这些可怜的小东西还不知道他们马上要成为他今天的猎物。身上蔓延的血光吞噬了他,他已经来不及思考恶灵到底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功夫做特效来传送屠夫,搞得这么酷到底是为吓唬谁啊;这个问题可以和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到哪去一起留着下次再想。
他只是忽然明白自己比恶灵需要的完美模板缺了什么,恶灵需要言听计从,杀人如麻的冷血机器。
他是个好杀手,杀人如麻,冷血清醒残酷。可是他从不言听计从,也不是个机器。就像他曾经有名字一样,即使现在那个名字被代号取代,他仍拥有一个会思考鬼生的灵魂。而且永远不会被这周而复始的轮回消磨不见。
他才不会如恶灵的愿成为一个机器,绝不。

轮回开始,他抬头,周围是熟悉的庄园。熟悉到他的前半生曾是这里的主人,他掂了掂开山刀。满意的发现他对接下来的狩猎充满期待。
他有过名字,而且一直都会有。
他叫埃文。









复健小短篇。

为了拉面去看了大悲,看完哭的不能自己。

其中悲惨世界关于ABC的一点感想。可能会补完扩成格朗泰尔x安灼拉的cp向中短篇。看情况吧。

我就只是想给他们写点东西。如此而已

【盾铁】毛血旺。



私设有。au世界。第一次写盾铁。迟来的万圣节。
无脑甜。巨无敌ooc。
慎入!慎入!
辣眼睛我不负责。

操碎了心的人类盾x活很久吸血鬼铁。



————————————————————————————————————————————————————————————————————————————



“不给糖就捣蛋——”
Steve弯起那双蓝的让人心碎的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奶糖。哦,即使Tony已经早就超过了玩这个梗的年纪几百年了但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捣碎为止。”
Tony戏谑地勾起嘴角,刷地抬起骨扇般长度惊人的睫毛。恍惚间几乎有什么星星之类的闪着光的美好东西撒到了他眼间。他就带着这么一种属于天使的表情,把这句内容惊悚走向九曲十八弯情感跌宕起伏的话补充完。反差效果极度明显。

Steve吓得把糖砸到了倒挂在天花板的Clint身上。


Clint:科科。









事情还是要从Steve这个人类怪胎身上说起。

不,这并不是说这个房子里的其他生物就不是怪胎了。
事实上这个被古堡主人搞的像是跨世纪未来体验馆的中世纪古堡其实聚集了什么天地之精华以至于能把各个种族的怪胎集结在一起。所以怪胎在这里一抓一个准。
但Steve是人类。这才是最奇怪的一点了。

人类,出现在一堆以人类为食的超自然生物里,活蹦乱跳。
这老哥还要发挥大无畏精神,日常对stark的各种不健康生活习性发表义正言辞的抗议与批判。
日常怼完stark依旧活蹦乱跳。

Clint第一次围观的时候几乎要给这人类老哥跪下了。

活久见。从没见过到处追着一只吸血鬼要他喝血之前先用微波炉热一热杀菌的人类老哥。
众所周知,人血这玩意,高温加热之后会……凝固。
凝固成毛血旺那种。


天天吃毛血旺。哪只吸血鬼受得了啊。







以恶劣脾气著称的·有钱·天才·挑剔·拒绝妥协·Tony·Stark 受得了。
为什么?
不愿透露姓名的天天被逼吃毛血旺的吸血鬼先生表示:因为爱情。







要是你逼着他吃毛血旺你试试?一掌心炮给你轰成真·毛血旺,连血都轰焦那种。








老吃毛血旺是不行的,加热后血液营养流失,吸血鬼缺乏身体里必须的维死素会生病的。两个人搞情趣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
吸血鬼生病很惨的,会吐血。

不是你想的那种弱不禁风的林妹妹式吐血,吐完血Steve在旁边捂着胸口垂泪,“妹妹!你这样是要了我的命捣碎了我的心肝脾肺,让我跟你一起去了吧!”
Clint拿着缝在一起的三张帕子好歹能遮住大半张脸(脸太大),凄凄惨惨地抽噎。再偶尔帮忙拿小拳拳给Tony捶背。“小姐你这样为毛血旺所困,看着直叫人心疼,你让我们可如何是好啊嘤嘤嘤!”

不是那种。你想多了。





吸血鬼的吐血其实叫喷血比较恰当,高压水龙头见过没,血从嘴里出来的那种。就那么喷。喷个五六米都是小事。
偶尔有的吸血鬼生病重些还要边喷血边癫痫。这个就比较后现代艺术了。他喷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人拿纸兜着,喷完那纸上就是一副现代画。看不懂还买死老贵哪种。

后现代艺术。

说起来有的吸血鬼浪没钱了就有把自己搞成重病的,喷血之前先跟别的鬼说好让他帮忙铺好白纸,喷完之后这纸就裱框出去拍卖。能卖很高的价钱的。

拍卖行专家评价:真是好画!颜料鲜艳。用色大胆。笔触有力。感人肺腑。
真实!


能不真实么。这血都是货真价实的。
吸血鬼的血,你买都买不到。









吸血鬼生病吐血这事还蛮有科学依据的。
据说是因为要把身体里的坏血都吐出来,但因为身体里只有血。所以吐的会很多。
说的真有道理,我都信了。


根据科学依据,所以每次喷要喷三个脸盆还要多的血也很正常了。
真可惜吸血鬼的血人类不能用,不然就可以每次喷完血拿脸盆接之后直接去卖血。吸血鬼就又可以多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了。

生活真美好。









别问为什么Tony知道的这么详细。
也别问为什么他知道吸血鬼吃毛血旺会吐血。
科科。

Clint:让你们秀恩爱。
秀恩爱,喷的快。








Steve第一次见到Tony喷血整个人都慌了,尤其Tony还边吐边安慰他没事。满墙都是血,凶案现场都没这个吓人。

吓得他差点抖着手打119。
幸好Clint制止了他,不然才会有大事。


其实真没什么大事,至少还没犯癫痫。
Clint安慰Steve。
然后被Steve揍了一顿。



Clint:委屈。








后来等Tony好起来之后(停止吐血后)Steve很严肃的和他谈了一次,中心思想是一遍遍重复的道歉以及“你为什么明知道不能吃毛血旺还不制止我”

Tony也委屈。他哪知道毛血旺不能吃。

因为根本没吸血鬼吃过啊。
谁会用微波炉热血啊。

之前没鬼吃是因为吸血鬼前辈们的时代微波炉还没发明,之后没鬼吃是因为没有鬼会用微波炉热血热成毛血旺。并把那个玩意塞到嘴里。



某种意义上来讲,Steve也算是前无古鬼后无来者了。
有创意。









后来,Steve再也没让Tony碰过毛血旺。



他开始尝试做血羹。






tbc。
一个鬼故事。可能有后续。
我有毒。拒绝有人挂我
要评论,谢谢呜呜呜。


出本计划调印。

如题。占tag致歉。



今日和卷子因林秦相识一周年整,于是有计划和@不是银桑是卷子 一起出本。


主cp《法医秦明》网剧林秦,无副cp。私设有,au世界观基本没有。短篇合集,看情况或许会有新开中篇。
收录的基本都在我和她的lof主页上发过的。若要试阅可自行点击主页。he占大多数,be会有。知乎体占比重较大。本人完美主义者,每一篇都会大修,内容的质量可以保证。

有兴趣入本的可以看下去。




不会印很多本,我俩也不是多有名气的太太,笔力到底不足。出本实在惭愧。
封面排版我会一人琢磨着去查资料搞定,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估计不会很完美。介意慎。
出本谁也不为,纯粹是因为我爱卷子。
我想和她留下一些以后值得回忆的东西。




大概的计划,因为我要摸索着弄排版这些东西,所以不会很快就弄出本子。预计网剧第二季上线前期吧。


这实在不是一个出本的好时机,林秦热度早过了。不过管他呢。这次调印评论有几个人要买我就去印几本。再多印五本我和卷子俩人分谁也不给。这样。

主要不是为了出本,是为了和她留点东西下来。




以上。
如果觉得可以接受并有计划可以购入,评论留一下。谢谢各位。

看到好多点热度的……谢谢各位了。

但这个玩意要是上tag热门我觉得就!不必了!吧!

我不知道热度是买还是不买的意思啊……所以有买的计划的。请务必。留评论。


整一年了。

等我整理下文字。再说说我俩。

关于林秦本子flag。

立个flag。等法医秦明网剧第二部出的时候挑个时间和卷子联合出个林秦本子。
卷子还不知道这个flag。但我绝对拉着她一起出。


我刚刚闲的没事翻了下自己的lof,发现自己写过的林秦是真的垃圾……没一个满意的。这个号上唯一满意的文章就是酒茨一长篇一短篇,短篇太短。长篇还因为没人看没动力写就坑了。

现在自己还想看这个长篇后续,很郁闷了。



然后真的有本子的话我看需求大概会把联写的那个无人之境补上塞进本子,隔太久可能剧情都会有变化吧……
想出本子到没别的什么。心血来潮看了眼tag,辣眼睛的占他妈大多数,少数精品已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批人所写了。
去年说喜欢我叫我男神的退圈的退圈弃号的弃号,微信林秦群从分分钟99+到现在只剩过节时群发祝福。

快一年了。没人在了。
出本为纪念一下老子逝去的青春,以及我他妈累成狗懒成屎竟然有动力写一对cp这么久。

还有卷子。
太幸运遇见她了,感谢林秦让我认识她。
到现在我俩亲密无间,因同好相识而不拘泥于同好,我给她看我的世界和我走过的足迹,她让我去爱这个世界。
想出本主要是爱她。
以上。


由于我写过的这些玩意都他妈太垃圾了,我那个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无数次想把这些玩意重写或者干脆删掉,苦于没时间。
所以出本的话每一篇都会大修,我写了这么多短篇好多地方转折都太突兀,很多地方不符合逻辑。
出本的话会加很多东西吧,估计好多都会修成中篇。这样。



出本会有人买么。
没有老子就屯他妈一百本等老了之后和卷子老太婆回忆我俩逝去的青春。
说这么多没屁用,反正今天的网剧也没消息……